下载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自驾新疆(三次入疆)

2020-12-03 10:51

        这是我第三次进疆了,第一次是2002年8月份去的北疆,跟单位同事也是乘飞机到乌鲁木齐租了辆金杯面包车6人11天,从天山天池、布尔津、喀纳斯、魔鬼城、克拉玛依到吐鲁番跑了个北疆大环线。第二次是2011年的国庆节同样飞过去租了辆丰田4500,4人9天,从乌鲁木齐出发沿314线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到喀什,然后继续西行到塔什库尔干的红旗拉普口岸,乘飞机返回乌鲁木齐,重游了吐鲁番和天山天池。两次剩下没去的地方基本就伊犁方向了。

第三次进疆愿望依然期待了好久。不过必须是选择最佳季节了,什么季节?当然是最最喜欢的秋天了。

北疆的晚秋美的稀里哗啦,让人不忍直视。这次策划线路重点走北疆,顺便消灭掉伊犁这个空白点儿。出发前简单做了做功课。所谓简单是第一次去北疆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要去地方和地理位置也比较清晰,只不过用线路串连起来而已。不过这次功课与以往不同的是只设计线路不计划行程,简称:那黑那住店。下面是我在手机上做的线路。

新彊线路

乌鲁木齐一一70天山天池一一200江布拉克(草原)一一287木垒胡杨林一一320可可托海(可可苏里湖,额尔齐斯大峡谷)一一272阿勒泰一一111布尔津——25五彩滩——180禾木一一64贾登峪一一36喀纳斯一一73白哈巴——101贾登峪一一222吉木乃口岸一一196和布克赛尔一一96魔鬼城一一112克拉玛依一一447赛里木湖一一55果子沟一一78霍尔果斯口岸一一98伊宁一一120昭苏一一294那拉提一一86巴音布鲁克一一287奎屯(翻越天山)一一247乌鲁木齐一一348库尔勤一一181轮台——(塔中)一一550且未一一277若羌一一(库尔勤)530和硕县一一291坎井、火焰山一一189乌鲁木齐。

为了节省往返路途时间决定乘飞机或火车到乌鲁木齐租车自驾。因想赶最佳时节到最佳地点,故无法预订至乌鲁木齐火车或机票。北疆气候变化无常,最佳时段不过十来天,甚至突降一场大雪就可能吞下仙镜般的艳秋,瞬间成为林海雪原。连续多日每天都在通过微信跟新疆和在北疆游玩的朋友适时了解天气变化。9月16日终于等到了准备启程的消息,网上看了往返机票都在3000多元,觉得亏。三天内的火车票也已经售完,着急呀!最后还是盯在网上一张一张凑齐了4张9月19日的硬卧票,与提前联系好的租车公司定下了20日的车。

18日晚乘邯郸至郑州末班高铁,打车转郑州西站,19日凌晨1:35踏上Z135列车。经过尽30小时晃荡,于20日早8点到达乌鲁木齐南站。尽收眼底的回族饭店,不用选就能美美的吃到当地小吃。拉条子,肉加馍,馕饼子,饱餐后还没到当地9点半上班的时间,晃悠着找到位于友好南路551号的神洲租车公司。租车遇到了点小麻烦,租车日期搞错了,波折了一番,打车去了地窝堡机场租车店。租的是一辆大众帕萨特,租期暂定10天,不限公里每天仅550元,这是没有想到的便宜。装好行李进行了人员分工,老曹、我主司机,小沙年轻点负责导航、联系吃住跑腿并兼司机,老刘会计记账,老刘瞪着眼这不是人干的活又给我。

第一站,天山天池。我是第三次上天池,花了170,后悔的要死。他们三个都是头一次也是同感,能省一只烤全羊。

【江布拉客】离开天池行程200公里于晚9点入住江布拉客松翠谷回族夫妇家蒙古包。男主人老米,女主人马金花对我们的热情和他们那朴实的笑容相符,老米的冷幽默像到了家,简陋的蒙古包,整洁的厨房让你心情很舒畅,外面的冷气爬坡到了山沟沟里,水管的水冰的让你颤抖。老米点上了火,蒙古包里温暖多了,手抓肉,烤馕饼,奶茶,温上一壶江布拉客白酒,盘腿偎在方桌边,放松的心感觉到时刻停了下来。这种释然,抵不过室外的月光,温柔的撒在草地上,松翠在月光下拉出很长很长的影子、、、、。50后老头儿找到了儿时的感觉,激动的我深夜3、4点起来去拍星星。



早上7点天还没亮就爬起来和曹哥开车上山去拍日出。星星和月亮大的像儿童画里的场景,同时出现在深蓝色的天空。旭日浑圆,从天地的唇边像奔流一样扩大起来,落在沿着天边伸展着黄绿色草原上,把它装饰的那么美丽,奇幻。拍照回来欢快的像个孩子!21日10点吃完早餐,前行木垒胡杨林。




【木垒胡杨林】10点钟的太阳,雾气在树林的空隙里慢慢地串行,初升的太阳把大树的枝头照得金黄金黄的。太阳照在洁白的蒙古包上反射着刺眼的光芒,远远山坡上的羊群只能靠长焦镜头拉近才能看清。一路上停停靠靠,三剑客轮换出击,记录下仙境美景。路两旁地上的土豆,一袋袋的,打瓜铺满了黄沙地,想吃西瓜的欲望更加强烈。说曹操曹操到,真巧,在雀仁乡路口碰见了一个卖瓜摊儿,非常出名的新疆雀仁红瓤无籽瓜1.5元一公斤,吃的好过瘾,吃完又抱了俩放入后备箱。拉车100公里停下问路,维吾尔族老乡用生硬的普通话说,“你们油够吗?还有105公里的路,途中是没有加油站的”我们又问那里的胡杨林怎么样,他说那里的胡杨林大概100米宽150米长的一块地方,算算账加油要返到县城得100多公里,再返回来等于单程300多公里了,不值,算球,掉头,原路返回。但200多公里也没算白跑,原来只知道新疆分南疆和北疆,这次知道了木垒是东疆。沿228省道一连几个加油站都没油,好像到库兰哈孜干附近才加了油,也是第一次知道要在加油除司机外全部不能进加油站,司机刷身份证才能加油,加完油直奔可可托海。


【可可托海】去可可托海路上的风景是土包包,石包包,连成了海,干枯的小草小树,在风中摇摆着,和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副副梵高秋天题材的油画。下午4点半,导航报数还有190公里,到了萨而托海收费站,收40元,下快速路继续s228。

 

 

下午7点寻找的可可托海到了。这是可可托海?还没赵苑的湖大,立着一个栅栏门,左栅木条上刻着“可可苏里”几个字,门票22元。我坚定的说,这绝对不可能是可可托海。

 

继续走了一小时的路,看到了芦苇荡、沼泽地、湿地、看到了村庄,到了可可托海镇,时针指到了9,在镇上被几个吆喝着“住宿,住宿”的哈萨克族老太拦住,有个长发哈族老太扭着雍容可掬的粗腰,在前面领路,一头乌黑秀发直达小腿,说实话真少见,哈族长发老太家很像我们这里70年代的家属楼,虽然楼破旧了些但女主人很讲究,箱子,桌子,凳子,地板擦得干干净净。连被子头脚都告诉你分清楚。这么讲究的女人还租房子?奇了怪了,大家都在嘟囔着。

22日早八点,早餐奶茶、菜合子,门票90元,车票36元,进入可可托海额尔齐斯大峡谷。可可托海不是海也不是湖,是新疆阿尔泰山南麓隶属富蕴县的一个镇子,额尔齐斯河从镇边流过,号称“额河源头第一镇”。可可托海哈萨克语意为“绿色的丛林”,蒙古语意为“蓝色的河湾”,在新疆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地方。检票口门前,奇特的山,像水泥抹过一样,平整的面上,又有好多的洞,一下子抓住了我的眼。走进峡谷,山头总是雾茫茫的,到处笼罩着白色的烟雾,有如蒸气一般。太阳从山脊缓缓升起,把白白的雾蒸散在天空。左手边是奇特的山,右手边是窜急的河流。陡峭幽深的地层,黑云母花岗岩,有的直冲云天,就如一把把竖直的利剑,有的如一座大钟,稳稳的座在那里。象鼻山,人头马面,七仙女,蟒蛇出洞,倒靴峰,行走于这山间,顿生“自非亭午日分,不知现在几时”,午日的光彩千变万化、多彩多姿,照射在白华树上,现出了一层又一层的金黄色,愈向山边颜色愈暗,最后和雾连成一片了。三个小时的徒步,到了绿铁桥,这就是尽头了,原路返回,腿直了,累水了。


 


 

 


9月22日晚,在阿勒泰入住,找到哈族小吃街,每晚都少不了的烤羊肉、奶茶再加上几个炒菜,这是这次出来吃的最省钱的一顿餐,180元。刚喝几杯老刘开始癞着不喝了,后悔来的时候忘记带塞子,只要有它老刘就会战斗到底。没工具只好用餐巾纸团球球猜有没有游戏吧,老刘先出,他一只眼眯着,一只眼盯着我,两只大黑手,捣来捣去,紧握右手,还没等他手举起来我说“有”。老刘放大了双眸,没吱声,滋了一口酒。第二次开始,这次捣的时间更长,手比刚才握的更紧,我大笑,七天没刮的胡子都翘起老高,喝道,“一看你紧握的拳头,就是有”,老刘不情愿又来了一口酒!第三次老刘紧绷着脸,粗粗的手指,没见打开,就开始捣来捣去。我轻快的说,“有”,老刘的眼泡子瞪的圆圆的,将纸球球恨恨得扔到地上,现了原形“不玩了”。

23日早餐后奔布尔津雅丹地貌—五彩滩。50元的门票,天然石头都象被油浸透过的一样,五彩缤纷,但跟张掖七彩丹霞国家地质公园没法比。

 

下个目的地就是禾木,拉车200多公里,路的两旁树木披上了金色的外装,河水曲曲折折沿谷地蜿蜒而下,历经亿万年的风雨剥蚀,造就了千奇百怪的地貌。河的两侧是茂盛的胡杨林以及灰杨、毛柳、尖果、沙枣、铃铛、蔷薇、甘草、芨芨草等灌木杂草。谷内绿地覆盖面积达60%以上,整个峡谷犹如一条柠檬色长廊,下午三点多到了禾木景区门口。禾木是布尔津县下属的一个乡,地理位置较偏僻,因为还要乘坐30多公里的电瓶车,来回就需要两个多小时,三个大懒虫不愿意进去了,没顾上吃午饭我就坚定地背起装备上了景区的电瓶车。由于时间非常紧,车到后先在镇子里转了一圈就直奔一个可以俯瞰全镇一道山梁,山虽然不算高,但爬上去的确很累,上了山梁整个镇子全貌尽收眼底,这道山梁好像是专门给我们拍客设计的。太阳躲进厚厚的云层迟迟不肯出来,再加上接近傍晚山上的风越来越大,周围穿着羽绒服的游客都用差异的目光看着只穿着短袖T恤的我,弄得我心急火燎的,可能是老天爷看到了我的虔诚,太阳在日落前稍稍露了露脸,即使这样我也感恩拜德了,举起来长枪短炮抢拍了几张,还挺有感觉,完毕急步下山赶上了开往景区外的末班车。禾木由于这个时间段的游客比较多,住的地方贵且很紧张,他们在山下找了两处蒙古包脏的像狗窝,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曹哥强调“今晚住个好地方儿,吃大餐,大喝一回,我买单”。晚10点到了喀纳斯景区入口的贾登屿,入住哈族三代四口蒙古包,一下车,寒气袭人,把能穿的衣物都穿在了身上,哈族老太太点着了火。曹哥点了蒙古包门后剥好的羊肉,要了200元一瓶的酒,还反复盯嘱老板,主食一定吃面。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曹哥座在板凳上,跷着腿,笑着摆弄着手机,手机里传来了孩子的声音“祝爷爷生日快乐”。大家都瞪大了眼睛,我突然想起来了,去年曹哥的生日是我们一行在额济纳旗过的,我们谁也没记住,惭愧。曹哥眯着眼反复听着儿孙的祝福,一口地道的临漳话自言自语“小孙女、孙子,一个跳,一个唱,真好”。曹哥生日!大家举杯祝贺。哈族老太太亲自做了西红柿羊肉炝锅的手擀面,新鲜的草原羊肉、可口的饭菜撑的都成了大肚婆,晚上睡蒙古包,很暖和。

 

 

【喀纳斯湖】 24日,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出了蒙古包,对面的山头上朝霞染红了一大片云,让人觉得一丝暖意,又让人有些莫名的兴奋。喀纳斯湖一天转不完,需要在景区住一晚,打听一下说景区没有房间了,网上搜搜,不是贵的没谱,就是没房了,讨来讨去,决定买可以二次进入的门票(185元加车票120元加保险5元加二次进湖30元)。乘观光车3小时到中转站。喀纳斯景区位于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中段,地处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的黄金地带,自然生态景观和人文景观始终保持着原始风貌,被誉为“人间净土”。 进入喀纳斯景区道路两旁的白桦树叶、青杨树叶在秋风的轻抚中由绿变黄,再由黄变红,编织成金黄、赤红 、蔷薇色杂糅成的彩色画卷,非常惬意。来喀纳斯景区一定不能错过的是喀纳斯湖,它呈弯月形,湖东岸为弯月的内侧,沿岸有6道向湖心凸出的平台,使湖形成井然有序的6道湾。每一道湾都有一个神奇的传说。环湖四周原始森林密布,阳坡被茂密的草丛覆盖,每至秋季层林尽染,景色如画,在它的映衬下喀纳斯更像是一首秋天的小诗。 喀纳斯湖 喀纳斯河,就好像是一条蜿蜒的翠绿色玉带,或曲折地缠绕在山岭间,或随意地舒展在草地上。河岸的白桦树纷纷挥扬着生命的旗帜,使那种明亮的金黄色枝叶与河流一起绵延不绝,就像一条色彩醒目的绶带,披挂在阿尔泰山的秋天里。




到了中转站,几经周折,1元买了边防通行证,只有下午两点后白哈巴的车票了,不得不改变计划,简装上阵跟着义务讲解向双湖码头行进,到了码头,没有乘船看看双湖,就沿喀纳斯河徒步1个多小时,返回中转站,一路的美景尽收相机。

【白哈巴】下午两点多,返回到中转站,50元门票加124元车票,1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西北第一村的云间部落——白哈巴。它是个原始自然生态与古老传统文化共融的村落,一切都还保存着几百年来固有的原始风貌,村民由图瓦族人和哈萨克族人共同组成。 图瓦人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民族,而是属于蒙古族图瓦人,图瓦人久居山林地带,以放牧和狩猎为生,又被称作“林中百姓”,也有人称其为“云间部落”。下车后入住哈族母女家十人间小木屋,每人100元,200元的车费去了铁丝网相隔中哈边界,回来爬上了跟禾木及其相似山梁,在山坡上已经支满了数以百计的长枪短炮,像坚守阵地士兵,时刻等待敌人的反扑,阵势辉宏,一直从19点等日落。老刘觉得这个地方挺宰人,见了木屋就喊400,400,400……(其实100块一个床位这个季节是最便宜了)。

图片2

图片3



美景没能抵住这的骤变温差,日落了,还真冷,回木屋的路上,小沙买了提子和一支牙刷。晚饭烤馒头,烤羊肉,烤土豆,烤红薯(好像没喝酒)。由于没有打算在景区住,任何洗漱用品都没带,早晨小沙借了牙膏,只有一支牙刷我刷完了小沙又去刷,老刘小解完系着腰带走了进来,问,你买牙膏了?我告诉他借的,老刘瞧了一眼,凝着眉头说“也别管谁的嘴了,刷刷吧,嘴里粘的不能吃饭”。难吃的早饭还真贵,面包不是面包,馕不是馕,发面饼不是饼,要了50多元。

25日早饭后,小沙帮着我背着全套设备早早地起来爬上山坡,找好位置,支好三角架,远处的山峦和田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云雾,好像敷盖着一层白色柔软的绒毯一样。登上半山腰,东边的半边天一抹的白色在慢慢泛着红光。山脚的田野连着村舍,村舍依偎着田野,放眼望去,草垛黄灿灿,赤橙橙的,牛粪一坨坨的,滋养着这肥沃的土地。三三两两的牛被赶出牛圈,炊烟袅袅的冒出木屋顶,一座座木屋没有方向顺序的建在山窝窝里,站在山顶上看上去这七零八散的房顶,真的有了“云间部落”的感觉。在山坡上遇到一个老新闻工作者,他从部队转业到了新疆工作,这个村子他来过好几次了,20多年前这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当时建筑风格很有个性,屋顶有点像南方的吊脚楼,现在的木屋顶由木头的进化为彩钢瓦了,不过仍然保持着图瓦人很有智慧陡峭房坡(是因为这里冬天雪下的很大,尖顶房下雪会直接滑下,避免压榻屋顶)。 还甭说,一路上只有在这拍了几张自我有点感觉的片儿。

 

 

十点钟我们告别哈巴村,返回中转站,乘区间车返回贾登峪,观光车在月亮湾,卧龙湾,神仙湾,自然泉站站停靠,我们近距离的领略了来时车上电子讲解的令人神往的景观。


这次北疆和喀纳斯之行比起02年自我感觉有四大区别:一是绿色多了。14年前进入北疆几十公里不见一处绿荫,很简单,只要看到低洼有树的地方一定驻扎着建设兵团。现在公路两旁到处都是绿树成荫、庄稼满地,没有半点至身印象中荒漠之感。二是公路明显宽了、平了。14年前北疆的路像乡间小道,几十里碰不到一辆车,汇车必须减速通过,现在基本上都是高速或一级公路,除景区外车也不多,路好了,原始感差了。三是离景点几十里路就开始设景区门了。凡是景区一律不准私人车辆进入,必须乘坐景区观光车,所有景区观光车票高于门票(门票高的离谱的情况下必须再买更高价格的观光车票,这一点我认为做的很不好)。四是游览的人多了。那时候即使在喀纳斯也没多少游客,现在想拍个照都没法取景,人山人海的。

25日下午出喀纳斯开上车往吉木乃进军。从贾登峪-布尔津-吉木乃,轮番着拉车420公里,晚上入住和布克赛尔。

   【吉木乃】 26日9点,在回族夫妇包子店吃了牛肉馅包子和黑米粥,很舒服,花了57元。因为30日要回乌鲁木齐还车,还想把南疆也转下,为了赶时间,曹哥上车飞奔起来,在吉木乃被查,超速加忘记带驾驶证,事儿大了。好说歹说警察还真给面子,罚款200元了事儿。在吉木乃口岸,照相留念,买了些哈萨克斯坦特产继续拉车300多公里。



【魔鬼城】上午10点多达到魔鬼城,50元门票,45的观光车票,还没进入,就开始下雨,阴雨连绵的天气,给这一座座土丘披上了,黑暗的影子。深入到风城之中,你会感觉它非凡的恐怖,四周被众多奇形怪状的土丘所包围,高的有四层楼般高,土丘侧壁陡立,从侧壁断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沉积的原理,脚下全都是干裂的黄土,黄土上面寸草不生,四周一片死寂,如果只身一人来这里,你需要用手使劲的掐自己的脸,否则便不会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百年不遇的雨啪啪的越下越大,还不到1小时就被来势凶猛的雨赶出来了。到新疆后每天基本上都是两顿餐,今天破例吃了一顿午餐,拉条子,差点辣瞎了我的眼。

 

 

【赛里木湖】下午3点多到了赛里木湖。传说是由一对年轻恋人的泪水汇集而成的,蒙古语称之为“山脊梁上的湖”,雪山、草原和蔚蓝的湖水构成了绝美画卷,有多少人为之震撼,有多少人远到新疆旅游只为一睹它的英姿。

 

【果子沟】沿着湖岸走了40分的路,才走出海拔最高的淡水湖,再见了比青海湖温雅的赛里木湖,开车走盘山路,进入连起白石山峡谷间的桥梁,果子沟这个时候不是最美季节,再加上逆光没拍出来效果。在与沟并行的盘山路上行驶,被云遮住的山是没有颜色的,滋润的阳光不一会儿探出了头儿,透过层层云彩,照射着大地,也照着我们前行的道路,白石山的颜色从上到下是白色,黄色,黑色,绿色,从左到右,山脊的颜色是麦穗色,山沟里是麦苗的颜色,阳光像一把宽阔的扇子斜斜的投射下来,照在变换着五颜六色俊峭的山脊上。

 

晚上9点入住霍城,这个农牧结合的北疆边境县,65团占居整个县城,150元的房价,进所有宾馆都有像火车站安检一样的一套设施,气氛明显紧张了许多。吃饱饭,围着时代广场的路去溜食,后跟老刘比赛做了40个俯卧撑,你还别说姿势好歹他居然完成了,服。

【霍尔果斯口岸】27日早8点,找昨晚吃烧烤介绍的烤包子店,还都没开火呢。拐到一个小胡同,看到了烤大面包馕饼,象风干的牛粪,10元5个。左转发现了包头巾的七八十岁哈族老太,要了奶茶,盛茶的碗和老太长的一样,很古董,脏兮兮的,一进屋就被刺鼻的味道醺了出来,算是捏着鼻子喝下了那碗奶茶。在它的屋子旁边,有一排的做馕饼土坑火炉,小伙跪在炉口,身边放着一盆脏兮兮的水,一手扶着炉口沿,另一只手拿一个馕饼,身子往下一探,头钻进炉洞里,把馕饼贴在炉壁上,每贴一个馕饼就用手占一下脏水,恶心的想吐。去霍尔果斯口岸路非常好,每人30元票去看了清代18号碑。据史料记载,1882年清政府与沙俄政府在那林哈勒签订了《中俄伊犁界约》,规定在伊犁河南岸所立界碑由沙俄制作,清政府提供尺寸及所需经费,但是由于界碑放置的当天,清政府没有派人监督,沙俄将边界向我国境内推进了20公里。清政府一直未予承认,由此形成了40平方公里的争议地区。为了解决这一争议,促进双边贸易的和谐发展,1994年中哈两国总理在阿拉木图签订了“中哈边界协定”,对遗留的40平方公里重新划定,在划分给我方的27.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有4块沙俄所立的石碑,其中18号碑原立于伊犁河南岸察布查尔县内一座名为特奇勒干的小山上。2002年由惠远将军移到霍尔果斯口岸。

应该说清代18号碑记录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段耻辱的历程,翻开那段血与火的历史,映入脑海的是在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下,留给神州大地上的累累创伤,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不想对那段历史作什么评论,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可能现在的三岁小孩都懂。岁月荏苒,当我们今天站在这曾经饱受蹂躏的土地上,面对这块冰冷的石碑,我们应该学会思考。

出霍尔果斯口岸奔昭苏,路上翻越一座记不清名字的山,非常美。中午到昭苏县城,在路边找了小店,第一次四个人自由选饭,水饺,馄饨,手抓饭。这的手抓饭很地道,吃饭间从老板了解到昭苏有个格登碑,很有名气。为了看格登碑让我们负出了很大的代价,走的都是格格登登的路,走进了76团1连,广阔的莜麦地,大的无边无沿,一会儿下雨,一会儿没路的,凭方向直觉应该没错,雨越下越大,清刷了车身厚厚的泥土。在新疆能有这么大的雨是我没有想到的,怪不得这里的莜麦长得这么一望无际呢,真是天下粮仓啊。导航没信号,路绕来绕去,没了路,想问问路连个人都找不着,等了半天,看到迎面来了辆大车,摇下玻璃摆摆手,司机无视的走了。大众新A84946在泥拧的黑渣子路上缓慢的走着。又来一辆车,这个司机很友好,指着让我们原路返回,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两个把门人要门票30元一位,给了50元没要票就进去了,来到了新疆最北端的格登碑,是乾隆20年平定准葛尔勒铭格登山之碑。晚9点返回昭苏县,当晚入住最豪华标准间。

 

 

 

 

号称西部第一哨的格登山哨所

28日早,导航去了草原石人。昭苏草原石人就是萨满教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不仅是对英雄的崇拜,也是对祖先的崇拜。也就是几个陪葬用的石人而已。

 

 

【那拉提草原】下午5点到了那拉提草原,800的自驾门票,600的住宿加早晚餐。那拉提的确好美,但那天由于雾比较大没有完全领略了这个空中草原的魅力。晚上睡山上蒙古包,空气格外清新,只是温度很低,铺两条盖两条被子还是很冷。第二天早9点,下着雨转了转景区,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下午3点遗憾的从东门离去。

 

 

 

 

 我们住9号蒙古包

出了景区上G217直奔巴音布鲁克,因为找加油站,来来回回跑了半天,曹哥红着脸坚决要原路返回加油,根据一共80多公里路程我判断到巴音布鲁克是没什么问题的。中午时分达到目的地,看到漫山遍野都是焦黄的颜色,觉得进景区也没什么意思,加油后在路边店每人吃了串红柳烤羊肉和一碗拌面原路返回。

【翻越天山】我们要翻天山并在天黑前回到乌鲁木齐。来时我一朋友告诉我一定要走一走天山,太美了。天山是中亚东部地区的一条大山脉,在海拔3281米的山峰上,近距离看到美丽的雪山,真的可以和阿尔卑斯山媲美。美啊!惊险刺激的盘山道,天蓝日丽映雪峰,雪山多娇,河山壮美,不由我心潮激荡,我陶醉了。在天山公路上,有骑自行车的驴友,有带着帐篷奔驰的越野车,还有比赛单车的户外运动者,在雪山上我们都停下脚步,饱览“苍茫云海间”的雪山仙境,我脱去上衣,光着膀子亲吻雪山的气息。天山路上留下我们的足迹,欢笑、、、、、,向你致敬,天山修路人。

 

 


 

 

 

【昌吉-乌鲁木齐-库尔勒-轮台】29日晚住乌鲁木齐昌吉区,吃戈壁烤肉,汤饭。30日地窝堡机场换桑塔纳2000新A7863,每日324元的租车费,加上国庆的免高速费,省了一大笔,管帐的老刘咧着嘴乐滋滋的。离开乌鲁木齐机场,早10点在路边吃了梦寐以求正宗烤包子,补了一路苦苦寻找遗憾。下午4点多驶入库尔勒,在市区转了一圈直奔轮台。30日晚住轮台县城,150元的住宿费和昭苏的豪华标准间很相似,晚餐同样离不开羊肉加白酒,馕坑烤肉,芝麻的香,鲜肉的嫩,麻糖的酥,美呀!

【塔里木沙漠公路】在塔里木沙漠石油公路0公里的石碑下留念,经过汹涌的塔里木河,5年前的同一个季节同一个地点,河岸两边的胡杨林同样灰蒙蒙的,没有色泽,去年的这个时间也是我们一行亲眼目睹额济纳的胡杨,所以看到现在胡杨林没有任何感觉,相约以后再选11月份专程来看塔里木胡杨。越走越和北疆的风光相差径廷,满山遍野的羊群,牛群,马群,变成了沙坑,沙丘,风沙。如果不在公路旁滴灌养草,不用铁沙网拉防沙墙,不用草垛子在离路5米的沙漠坡路上驻方格草茬方阵,这条路恐怕前面修着后面就会被沙漠吞噬了。塔里木沙漠公路是目前世界上在流动沙漠中修建的最长的公路,南北贯穿塔里木盆地,是塔克拉玛干沙漠上的第一条公路,全长522公里,公路于1993年3月动工,1995年9月竣工。越走越深地驶入塔里木沙漠公路,路边的植被渐渐地变化着,胡杨慢慢换成了低矮的沙柳,戈壁也换成了沙漠,偶尔还会邂逅小型的龙卷风。如果从制高点放眼望去,连绵的沙丘如同海浪一般起伏,瞬间感觉自己的渺小,这条沙漠公路纵然不算人类的奇迹,但至少在全世界也算是少见的景致,波澜壮阔,美不胜收!在塔里木沙漠公路上,除了沙漠还是沙漠,途中有一幅很大标语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是啊,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即便你身处荒无人烟的广阔沙漠,你的心里也应该长满一片茂密的森林。享受着震耳欲聋劲爆歌曲,中午达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点——塔中,每人吃了碗拌面继续前行,一直到且末算是走出了沙漠,转315国道奔若羌。

 

 

 

 

因天色已晚曹哥车速飞快,为了躲避区间测速车绕进了沙坑。全车人下来推车,车轮哧哧的打滑,沙土打着旋往后飞,垫木棍,垫石板,垫什么都没用,正在犯愁突然看见一个从娘胎里带着半边黑脸的戴帽老头,开着一台光屁股拖拉机头,拖拉机后面盘着带着钩子的钢丝绳,我顿时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拖车最理想的设备吗,我赶紧迎上去招呼求救,我像见到了救星拦住了老头,我在心里想,事完怎么着也得给他张毛爷爷,谁知道他确直截了当说拖车至少300元,看看天色已晚只能咬着牙还得满脸笑容的答应,这老小子很有经验,很肯定告诉我钩子挂在什么什么地方,然后轻而易举把车从沙坑里拖了出来,老头拿了300元一溜烟原路返回不见了。我抬起头瞧瞧摄像头,再看看旁边有车轮印的沙坑路,再想想掉头回去的娘胎带的黑脸老头,顿时醒悟了,这他妈是设计好的守株待兔的套啊。一向心疼钱的老刘一连骂了一路。

 

 

晚上入住若羌,小沙办好入住后把房卡分给大家,老刘转脸就找不到房卡了。唉,老刘明显老了,下车丢相机盖,上车踩坏墨镜,拉车门碰自己的脑门,关车门夹坏自己的米3手机,这个国庆真是献大礼了。

【难忘的若羌】10月2号,3号,地韵味十足的若羌,留我们放松了两天。

若羌县地处塔里木盆地东部,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素有“华夏第一县”的美誉,也是我国著名的红枣之乡,闻名世界的古楼兰、海头、米兰王国遗址所在地。1号晚9点多,抵达若羌县城,小小的县城不大却给人眼前一亮的新鲜感,连垃圾房都那么洋气。窗外的小城灯光璀璨,夜色迷人,晚餐的烤肉不怎么好吃,但烤腰子还行,餐后入住楼兰博物馆对面的花儿宾馆,100一间。

2号早在宾馆旁边吃早餐,早上的小城,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浓浓的西域烤肉香味。楼兰古城神秘是我梦寐的地方,一踏入南疆就跟新疆朋友咨询去楼兰的办法,他一个经常跑南疆的朋友电话告诉我,现在整个去楼兰的路全部是部队把守着,想进去几乎不可能,即便是有关系也得有专业向导和最专业的越野车,一个人的费用也得大几千块,这番话彻底打消了我的念头,嗨,死了这条心吧。又问了问米兰古城怎样,他说很小没什么看的,看了也会后悔的、、、、、、。早餐后奔库尔勒方向,出县城加了油,心理还不是个滋味,来到若羌什么都没看就这么着走了,这一走恐怕没有再来的机会了,实在不死心啊,米兰古城距县城只有一百多公里,还是去下米兰吧,也没算白来一趟,在我的劝说下大家同意了,调头,去米兰古城。G315道正在加宽,凡遇桥梁处都要下道绕行,下道的路坑坑洼洼,车多且车速慢的像爬行的娲牛,我这人性子急,从一辆大拖挂右边超了过去,刚到拖挂车中部,大车突然右转湾,蹭着我车的左侧面咔嚓咔嚓地滑了过去,大车丝毫没感觉继续往前走着,我又害怕又着急猛踩油门冲上去横在了大货车前面,下车一看,左耳朵掉了,前车门和立柱蹭了很深的坑。

 

 

一身油乎乎的大车司机差异的说“咦,咋咧?”,咦,河南人。瘦司机一看我们四个彪形大汉,吓傻了赶紧拨打了112,两个维族大盖帽问了问情况,瘦司机看我们没有讹诈他的意识,如果经过交警处理会耽误更长时间,同意私了,交警嘱咐在新疆千万不要打架,否则是出不了新疆的,这我相信,新疆关卡多的像抗战电影。右边超车咱不站理儿,最后协商给了800块,米兰也没去成返回了县城,找了个修车的,咦,真巧,又是河南人。说板金,烤柒,换配件,四轮定位,大概需要一整天。天不留地留,这是上天安排给我们个休整机会,要不是这事儿我们是不舍得浪费这一天的。

 

在修车这见到一个侠客行越野车队,与人聊天才知道这帮人太让我仰慕了,他们是全国各地的车友,一行八台车要东西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全程1000公里左右,车上吃车上住,而且大都是单人单车,如果顺利二十天左右,不顺利就得一个月。佩服,这才叫玩家。

 

第二天睡了个懒觉,然后参观了楼兰博物馆,下午1点多车修好了,花了1180,整装出发,沿218国道前行,若羌县到库尔勒沿途风光如此之美是我没有想到的,在如此干旱南疆沙漠边上居然有江南水乡的感觉,路两旁湿地和连绵不断胡杨以及幽扬的歌声伴随着我们,心情格外愉悦,下午7点在日落时分赶到了“罗布泊村寨”,门票50元,观光车车票10元。天虽然就要黑了但罗布泊村寨停车场仍然没有车位,听区间车师傅说,每天几万人的旅客,习惯了这几天南疆的地广人稀,突然间人山人海的好不习惯,加快脚步,要在8点赶上区间末班车出来,这个罗布泊村寨属人文景点,塔里木河流经景区,还算比较自然,正好赶上夕阳落山,拍了几张还算满意的片。在新疆罗布泊地区和塔里木河畔生活着一些罗布方言、主要以打鱼为生的“土著”居民,被称为“罗布人”,罗布人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

 

 

 

 

为了必免库尔勒国庆期间酒店人多价高,驾车穿过库尔勒下榻人口不到7万的和硕县县城。进县城天已经很晚了,大部分吃饭的地方已打烊,转了好久找到个烤肉店,维族老板见我们拿着白酒说什么也不让进,我说在门外吃也行,这大胡子老板头也不抬摆摆手。无奈只好到对面一个露天烧烤摊,烤肉的也是个维族人,一米五瘦小个子,脸确长得像施瓦辛格,他说用一次性纸杯可以喝酒,但只有烤肉,等着烤肉与施瓦辛格聊起天,他曾经在郑州打过工,14岁就结婚了,因为他不喜欢那个女人就离婚了,他说,他的父亲结了16次婚,生了他一个男儿,他和后老婆生了两个女娃,一个四岁一个七岁,两个女儿金发白肤像一对洋娃娃,酒足饭饱已过0点。

10月4日早9点吃了两个烤包子,上连霍高速拉车326公里驶入吐鲁番,不是葡萄季节就没进去,直奔坎尔井,因我已经来过两次这次就没下车,在新疆境内的坎儿井全长5400公里,是全世界最大的地下水利灌溉系统,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 路过火焰山在路边拍了几张照片直接回了乌鲁木齐,途中下道看了一眼著名的达坂城。

 

 

 

黄昏时分进入乌鲁木齐市,直接导航到大巴扎,好堵。特色的新疆美食烤全羊、烤肉、拌面、抓饭、那仁、烤包子、骨头汤等等应有尽有,让您饱尝西域美食。在一小吃店要了丸子汤,两个第一次见过的油塔子。

 

为了住宿便宜,晚入住昌吉家庭旅馆。第二天下着雨准时的到达机场,租车公司让把钥匙和车直接扔到机场停车场,看来这车太不值钱了,刚刚交完车汽车租赁公司就发来短信,10月1日在315国道超速50%以上,回邯郸后反复交涉,租车公司说要扣12分吊销驾驶证,处理完得8000元,押金6000元甭想了。两个半小时到了郑州,但是19:15的高铁没有赶上,换了6日的卧铺于凌晨两点到达别了18日的邯郸。

这次行程:行程8000公里,AA制每人8300元+6000元超速罚款每人9800元。

作者:装甲男儿


222

        这是我第三次进疆了,第一次是2002年8月份去的北疆,跟单位同事也是乘飞机到乌鲁木齐租了辆金杯面包车6人11天,从天山天池、布尔津、喀纳斯、魔鬼城、克拉玛依到吐鲁番跑了个北疆大环线。第二次是2011年的国庆节同样飞过去租了辆丰田4500,4人9天,从乌鲁木齐出发沿314线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到喀什,然后继续西行到塔什库尔干的红旗拉普口岸,乘飞机返回乌鲁木齐,重游了吐鲁番和天山天池。两次剩下没去的地方基本就伊犁方向了。

第三次进疆愿望依然期待了好久。不过必须是选择最佳季节了,什么季节?当然是最最喜欢的秋天了。

北疆的晚秋美的稀里哗啦,让人不忍直视。这次策划线路重点走北疆,顺便消灭掉伊犁这个空白点儿。出发前简单做了做功课。所谓简单是第一次去北疆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要去地方和地理位置也比较清晰,只不过用线路串连起来而已。不过这次功课与以往不同的是只设计线路不计划行程,简称:那黑那住店。下面是我在手机上做的线路。

新彊线路

乌鲁木齐一一70天山天池一一200江布拉克(草原)一一287木垒胡杨林一一320可可托海(可可苏里湖,额尔齐斯大峡谷)一一272阿勒泰一一111布尔津——25五彩滩——180禾木一一64贾登峪一一36喀纳斯一一73白哈巴——101贾登峪一一222吉木乃口岸一一196和布克赛尔一一96魔鬼城一一112克拉玛依一一447赛里木湖一一55果子沟一一78霍尔果斯口岸一一98伊宁一一120昭苏一一294那拉提一一86巴音布鲁克一一287奎屯(翻越天山)一一247乌鲁木齐一一348库尔勤一一181轮台——(塔中)一一550且未一一277若羌一一(库尔勤)530和硕县一一291坎井、火焰山一一189乌鲁木齐。

为了节省往返路途时间决定乘飞机或火车到乌鲁木齐租车自驾。因想赶最佳时节到最佳地点,故无法预订至乌鲁木齐火车或机票。北疆气候变化无常,最佳时段不过十来天,甚至突降一场大雪就可能吞下仙镜般的艳秋,瞬间成为林海雪原。连续多日每天都在通过微信跟新疆和在北疆游玩的朋友适时了解天气变化。9月16日终于等到了准备启程的消息,网上看了往返机票都在3000多元,觉得亏。三天内的火车票也已经售完,着急呀!最后还是盯在网上一张一张凑齐了4张9月19日的硬卧票,与提前联系好的租车公司定下了20日的车。

18日晚乘邯郸至郑州末班高铁,打车转郑州西站,19日凌晨1:35踏上Z135列车。经过尽30小时晃荡,于20日早8点到达乌鲁木齐南站。尽收眼底的回族饭店,不用选就能美美的吃到当地小吃。拉条子,肉加馍,馕饼子,饱餐后还没到当地9点半上班的时间,晃悠着找到位于友好南路551号的神洲租车公司。租车遇到了点小麻烦,租车日期搞错了,波折了一番,打车去了地窝堡机场租车店。租的是一辆大众帕萨特,租期暂定10天,不限公里每天仅550元,这是没有想到的便宜。装好行李进行了人员分工,老曹、我主司机,小沙年轻点负责导航、联系吃住跑腿并兼司机,老刘会计记账,老刘瞪着眼这不是人干的活又给我。

第一站,天山天池。我是第三次上天池,花了170,后悔的要死。他们三个都是头一次也是同感,能省一只烤全羊。

【江布拉客】离开天池行程200公里于晚9点入住江布拉客松翠谷回族夫妇家蒙古包。男主人老米,女主人马金花对我们的热情和他们那朴实的笑容相符,老米的冷幽默像到了家,简陋的蒙古包,整洁的厨房让你心情很舒畅,外面的冷气爬坡到了山沟沟里,水管的水冰的让你颤抖。老米点上了火,蒙古包里温暖多了,手抓肉,烤馕饼,奶茶,温上一壶江布拉客白酒,盘腿偎在方桌边,放松的心感觉到时刻停了下来。这种释然,抵不过室外的月光,温柔的撒在草地上,松翠在月光下拉出很长很长的影子、、、、。50后老头儿找到了儿时的感觉,激动的我深夜3、4点起来去拍星星。



早上7点天还没亮就爬起来和曹哥开车上山去拍日出。星星和月亮大的像儿童画里的场景,同时出现在深蓝色的天空。旭日浑圆,从天地的唇边像奔流一样扩大起来,落在沿着天边伸展着黄绿色草原上,把它装饰的那么美丽,奇幻。拍照回来欢快的像个孩子!21日10点吃完早餐,前行木垒胡杨林。




【木垒胡杨林】10点钟的太阳,雾气在树林的空隙里慢慢地串行,初升的太阳把大树的枝头照得金黄金黄的。太阳照在洁白的蒙古包上反射着刺眼的光芒,远远山坡上的羊群只能靠长焦镜头拉近才能看清。一路上停停靠靠,三剑客轮换出击,记录下仙境美景。路两旁地上的土豆,一袋袋的,打瓜铺满了黄沙地,想吃西瓜的欲望更加强烈。说曹操曹操到,真巧,在雀仁乡路口碰见了一个卖瓜摊儿,非常出名的新疆雀仁红瓤无籽瓜1.5元一公斤,吃的好过瘾,吃完又抱了俩放入后备箱。拉车100公里停下问路,维吾尔族老乡用生硬的普通话说,“你们油够吗?还有105公里的路,途中是没有加油站的”我们又问那里的胡杨林怎么样,他说那里的胡杨林大概100米宽150米长的一块地方,算算账加油要返到县城得100多公里,再返回来等于单程300多公里了,不值,算球,掉头,原路返回。但200多公里也没算白跑,原来只知道新疆分南疆和北疆,这次知道了木垒是东疆。沿228省道一连几个加油站都没油,好像到库兰哈孜干附近才加了油,也是第一次知道要在加油除司机外全部不能进加油站,司机刷身份证才能加油,加完油直奔可可托海。


【可可托海】去可可托海路上的风景是土包包,石包包,连成了海,干枯的小草小树,在风中摇摆着,和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副副梵高秋天题材的油画。下午4点半,导航报数还有190公里,到了萨而托海收费站,收40元,下快速路继续s228。

 

 

下午7点寻找的可可托海到了。这是可可托海?还没赵苑的湖大,立着一个栅栏门,左栅木条上刻着“可可苏里”几个字,门票22元。我坚定的说,这绝对不可能是可可托海。

 

继续走了一小时的路,看到了芦苇荡、沼泽地、湿地、看到了村庄,到了可可托海镇,时针指到了9,在镇上被几个吆喝着“住宿,住宿”的哈萨克族老太拦住,有个长发哈族老太扭着雍容可掬的粗腰,在前面领路,一头乌黑秀发直达小腿,说实话真少见,哈族长发老太家很像我们这里70年代的家属楼,虽然楼破旧了些但女主人很讲究,箱子,桌子,凳子,地板擦得干干净净。连被子头脚都告诉你分清楚。这么讲究的女人还租房子?奇了怪了,大家都在嘟囔着。

22日早八点,早餐奶茶、菜合子,门票90元,车票36元,进入可可托海额尔齐斯大峡谷。可可托海不是海也不是湖,是新疆阿尔泰山南麓隶属富蕴县的一个镇子,额尔齐斯河从镇边流过,号称“额河源头第一镇”。可可托海哈萨克语意为“绿色的丛林”,蒙古语意为“蓝色的河湾”,在新疆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地方。检票口门前,奇特的山,像水泥抹过一样,平整的面上,又有好多的洞,一下子抓住了我的眼。走进峡谷,山头总是雾茫茫的,到处笼罩着白色的烟雾,有如蒸气一般。太阳从山脊缓缓升起,把白白的雾蒸散在天空。左手边是奇特的山,右手边是窜急的河流。陡峭幽深的地层,黑云母花岗岩,有的直冲云天,就如一把把竖直的利剑,有的如一座大钟,稳稳的座在那里。象鼻山,人头马面,七仙女,蟒蛇出洞,倒靴峰,行走于这山间,顿生“自非亭午日分,不知现在几时”,午日的光彩千变万化、多彩多姿,照射在白华树上,现出了一层又一层的金黄色,愈向山边颜色愈暗,最后和雾连成一片了。三个小时的徒步,到了绿铁桥,这就是尽头了,原路返回,腿直了,累水了。


 


 

 


9月22日晚,在阿勒泰入住,找到哈族小吃街,每晚都少不了的烤羊肉、奶茶再加上几个炒菜,这是这次出来吃的最省钱的一顿餐,180元。刚喝几杯老刘开始癞着不喝了,后悔来的时候忘记带塞子,只要有它老刘就会战斗到底。没工具只好用餐巾纸团球球猜有没有游戏吧,老刘先出,他一只眼眯着,一只眼盯着我,两只大黑手,捣来捣去,紧握右手,还没等他手举起来我说“有”。老刘放大了双眸,没吱声,滋了一口酒。第二次开始,这次捣的时间更长,手比刚才握的更紧,我大笑,七天没刮的胡子都翘起老高,喝道,“一看你紧握的拳头,就是有”,老刘不情愿又来了一口酒!第三次老刘紧绷着脸,粗粗的手指,没见打开,就开始捣来捣去。我轻快的说,“有”,老刘的眼泡子瞪的圆圆的,将纸球球恨恨得扔到地上,现了原形“不玩了”。

23日早餐后奔布尔津雅丹地貌—五彩滩。50元的门票,天然石头都象被油浸透过的一样,五彩缤纷,但跟张掖七彩丹霞国家地质公园没法比。

 

下个目的地就是禾木,拉车200多公里,路的两旁树木披上了金色的外装,河水曲曲折折沿谷地蜿蜒而下,历经亿万年的风雨剥蚀,造就了千奇百怪的地貌。河的两侧是茂盛的胡杨林以及灰杨、毛柳、尖果、沙枣、铃铛、蔷薇、甘草、芨芨草等灌木杂草。谷内绿地覆盖面积达60%以上,整个峡谷犹如一条柠檬色长廊,下午三点多到了禾木景区门口。禾木是布尔津县下属的一个乡,地理位置较偏僻,因为还要乘坐30多公里的电瓶车,来回就需要两个多小时,三个大懒虫不愿意进去了,没顾上吃午饭我就坚定地背起装备上了景区的电瓶车。由于时间非常紧,车到后先在镇子里转了一圈就直奔一个可以俯瞰全镇一道山梁,山虽然不算高,但爬上去的确很累,上了山梁整个镇子全貌尽收眼底,这道山梁好像是专门给我们拍客设计的。太阳躲进厚厚的云层迟迟不肯出来,再加上接近傍晚山上的风越来越大,周围穿着羽绒服的游客都用差异的目光看着只穿着短袖T恤的我,弄得我心急火燎的,可能是老天爷看到了我的虔诚,太阳在日落前稍稍露了露脸,即使这样我也感恩拜德了,举起来长枪短炮抢拍了几张,还挺有感觉,完毕急步下山赶上了开往景区外的末班车。禾木由于这个时间段的游客比较多,住的地方贵且很紧张,他们在山下找了两处蒙古包脏的像狗窝,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曹哥强调“今晚住个好地方儿,吃大餐,大喝一回,我买单”。晚10点到了喀纳斯景区入口的贾登屿,入住哈族三代四口蒙古包,一下车,寒气袭人,把能穿的衣物都穿在了身上,哈族老太太点着了火。曹哥点了蒙古包门后剥好的羊肉,要了200元一瓶的酒,还反复盯嘱老板,主食一定吃面。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曹哥座在板凳上,跷着腿,笑着摆弄着手机,手机里传来了孩子的声音“祝爷爷生日快乐”。大家都瞪大了眼睛,我突然想起来了,去年曹哥的生日是我们一行在额济纳旗过的,我们谁也没记住,惭愧。曹哥眯着眼反复听着儿孙的祝福,一口地道的临漳话自言自语“小孙女、孙子,一个跳,一个唱,真好”。曹哥生日!大家举杯祝贺。哈族老太太亲自做了西红柿羊肉炝锅的手擀面,新鲜的草原羊肉、可口的饭菜撑的都成了大肚婆,晚上睡蒙古包,很暖和。

 

 

【喀纳斯湖】 24日,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出了蒙古包,对面的山头上朝霞染红了一大片云,让人觉得一丝暖意,又让人有些莫名的兴奋。喀纳斯湖一天转不完,需要在景区住一晚,打听一下说景区没有房间了,网上搜搜,不是贵的没谱,就是没房了,讨来讨去,决定买可以二次进入的门票(185元加车票120元加保险5元加二次进湖30元)。乘观光车3小时到中转站。喀纳斯景区位于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中段,地处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的黄金地带,自然生态景观和人文景观始终保持着原始风貌,被誉为“人间净土”。 进入喀纳斯景区道路两旁的白桦树叶、青杨树叶在秋风的轻抚中由绿变黄,再由黄变红,编织成金黄、赤红 、蔷薇色杂糅成的彩色画卷,非常惬意。来喀纳斯景区一定不能错过的是喀纳斯湖,它呈弯月形,湖东岸为弯月的内侧,沿岸有6道向湖心凸出的平台,使湖形成井然有序的6道湾。每一道湾都有一个神奇的传说。环湖四周原始森林密布,阳坡被茂密的草丛覆盖,每至秋季层林尽染,景色如画,在它的映衬下喀纳斯更像是一首秋天的小诗。 喀纳斯湖 喀纳斯河,就好像是一条蜿蜒的翠绿色玉带,或曲折地缠绕在山岭间,或随意地舒展在草地上。河岸的白桦树纷纷挥扬着生命的旗帜,使那种明亮的金黄色枝叶与河流一起绵延不绝,就像一条色彩醒目的绶带,披挂在阿尔泰山的秋天里。




到了中转站,几经周折,1元买了边防通行证,只有下午两点后白哈巴的车票了,不得不改变计划,简装上阵跟着义务讲解向双湖码头行进,到了码头,没有乘船看看双湖,就沿喀纳斯河徒步1个多小时,返回中转站,一路的美景尽收相机。

【白哈巴】下午两点多,返回到中转站,50元门票加124元车票,1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西北第一村的云间部落——白哈巴。它是个原始自然生态与古老传统文化共融的村落,一切都还保存着几百年来固有的原始风貌,村民由图瓦族人和哈萨克族人共同组成。 图瓦人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民族,而是属于蒙古族图瓦人,图瓦人久居山林地带,以放牧和狩猎为生,又被称作“林中百姓”,也有人称其为“云间部落”。下车后入住哈族母女家十人间小木屋,每人100元,200元的车费去了铁丝网相隔中哈边界,回来爬上了跟禾木及其相似山梁,在山坡上已经支满了数以百计的长枪短炮,像坚守阵地士兵,时刻等待敌人的反扑,阵势辉宏,一直从19点等日落。老刘觉得这个地方挺宰人,见了木屋就喊400,400,400……(其实100块一个床位这个季节是最便宜了)。

图片2

图片3



美景没能抵住这的骤变温差,日落了,还真冷,回木屋的路上,小沙买了提子和一支牙刷。晚饭烤馒头,烤羊肉,烤土豆,烤红薯(好像没喝酒)。由于没有打算在景区住,任何洗漱用品都没带,早晨小沙借了牙膏,只有一支牙刷我刷完了小沙又去刷,老刘小解完系着腰带走了进来,问,你买牙膏了?我告诉他借的,老刘瞧了一眼,凝着眉头说“也别管谁的嘴了,刷刷吧,嘴里粘的不能吃饭”。难吃的早饭还真贵,面包不是面包,馕不是馕,发面饼不是饼,要了50多元。

25日早饭后,小沙帮着我背着全套设备早早地起来爬上山坡,找好位置,支好三角架,远处的山峦和田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云雾,好像敷盖着一层白色柔软的绒毯一样。登上半山腰,东边的半边天一抹的白色在慢慢泛着红光。山脚的田野连着村舍,村舍依偎着田野,放眼望去,草垛黄灿灿,赤橙橙的,牛粪一坨坨的,滋养着这肥沃的土地。三三两两的牛被赶出牛圈,炊烟袅袅的冒出木屋顶,一座座木屋没有方向顺序的建在山窝窝里,站在山顶上看上去这七零八散的房顶,真的有了“云间部落”的感觉。在山坡上遇到一个老新闻工作者,他从部队转业到了新疆工作,这个村子他来过好几次了,20多年前这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当时建筑风格很有个性,屋顶有点像南方的吊脚楼,现在的木屋顶由木头的进化为彩钢瓦了,不过仍然保持着图瓦人很有智慧陡峭房坡(是因为这里冬天雪下的很大,尖顶房下雪会直接滑下,避免压榻屋顶)。 还甭说,一路上只有在这拍了几张自我有点感觉的片儿。

 

 

十点钟我们告别哈巴村,返回中转站,乘区间车返回贾登峪,观光车在月亮湾,卧龙湾,神仙湾,自然泉站站停靠,我们近距离的领略了来时车上电子讲解的令人神往的景观。


这次北疆和喀纳斯之行比起02年自我感觉有四大区别:一是绿色多了。14年前进入北疆几十公里不见一处绿荫,很简单,只要看到低洼有树的地方一定驻扎着建设兵团。现在公路两旁到处都是绿树成荫、庄稼满地,没有半点至身印象中荒漠之感。二是公路明显宽了、平了。14年前北疆的路像乡间小道,几十里碰不到一辆车,汇车必须减速通过,现在基本上都是高速或一级公路,除景区外车也不多,路好了,原始感差了。三是离景点几十里路就开始设景区门了。凡是景区一律不准私人车辆进入,必须乘坐景区观光车,所有景区观光车票高于门票(门票高的离谱的情况下必须再买更高价格的观光车票,这一点我认为做的很不好)。四是游览的人多了。那时候即使在喀纳斯也没多少游客,现在想拍个照都没法取景,人山人海的。

25日下午出喀纳斯开上车往吉木乃进军。从贾登峪-布尔津-吉木乃,轮番着拉车420公里,晚上入住和布克赛尔。

   【吉木乃】 26日9点,在回族夫妇包子店吃了牛肉馅包子和黑米粥,很舒服,花了57元。因为30日要回乌鲁木齐还车,还想把南疆也转下,为了赶时间,曹哥上车飞奔起来,在吉木乃被查,超速加忘记带驾驶证,事儿大了。好说歹说警察还真给面子,罚款200元了事儿。在吉木乃口岸,照相留念,买了些哈萨克斯坦特产继续拉车300多公里。



【魔鬼城】上午10点多达到魔鬼城,50元门票,45的观光车票,还没进入,就开始下雨,阴雨连绵的天气,给这一座座土丘披上了,黑暗的影子。深入到风城之中,你会感觉它非凡的恐怖,四周被众多奇形怪状的土丘所包围,高的有四层楼般高,土丘侧壁陡立,从侧壁断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沉积的原理,脚下全都是干裂的黄土,黄土上面寸草不生,四周一片死寂,如果只身一人来这里,你需要用手使劲的掐自己的脸,否则便不会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百年不遇的雨啪啪的越下越大,还不到1小时就被来势凶猛的雨赶出来了。到新疆后每天基本上都是两顿餐,今天破例吃了一顿午餐,拉条子,差点辣瞎了我的眼。

 

 

【赛里木湖】下午3点多到了赛里木湖。传说是由一对年轻恋人的泪水汇集而成的,蒙古语称之为“山脊梁上的湖”,雪山、草原和蔚蓝的湖水构成了绝美画卷,有多少人为之震撼,有多少人远到新疆旅游只为一睹它的英姿。

 

【果子沟】沿着湖岸走了40分的路,才走出海拔最高的淡水湖,再见了比青海湖温雅的赛里木湖,开车走盘山路,进入连起白石山峡谷间的桥梁,果子沟这个时候不是最美季节,再加上逆光没拍出来效果。在与沟并行的盘山路上行驶,被云遮住的山是没有颜色的,滋润的阳光不一会儿探出了头儿,透过层层云彩,照射着大地,也照着我们前行的道路,白石山的颜色从上到下是白色,黄色,黑色,绿色,从左到右,山脊的颜色是麦穗色,山沟里是麦苗的颜色,阳光像一把宽阔的扇子斜斜的投射下来,照在变换着五颜六色俊峭的山脊上。

 

晚上9点入住霍城,这个农牧结合的北疆边境县,65团占居整个县城,150元的房价,进所有宾馆都有像火车站安检一样的一套设施,气氛明显紧张了许多。吃饱饭,围着时代广场的路去溜食,后跟老刘比赛做了40个俯卧撑,你还别说姿势好歹他居然完成了,服。

【霍尔果斯口岸】27日早8点,找昨晚吃烧烤介绍的烤包子店,还都没开火呢。拐到一个小胡同,看到了烤大面包馕饼,象风干的牛粪,10元5个。左转发现了包头巾的七八十岁哈族老太,要了奶茶,盛茶的碗和老太长的一样,很古董,脏兮兮的,一进屋就被刺鼻的味道醺了出来,算是捏着鼻子喝下了那碗奶茶。在它的屋子旁边,有一排的做馕饼土坑火炉,小伙跪在炉口,身边放着一盆脏兮兮的水,一手扶着炉口沿,另一只手拿一个馕饼,身子往下一探,头钻进炉洞里,把馕饼贴在炉壁上,每贴一个馕饼就用手占一下脏水,恶心的想吐。去霍尔果斯口岸路非常好,每人30元票去看了清代18号碑。据史料记载,1882年清政府与沙俄政府在那林哈勒签订了《中俄伊犁界约》,规定在伊犁河南岸所立界碑由沙俄制作,清政府提供尺寸及所需经费,但是由于界碑放置的当天,清政府没有派人监督,沙俄将边界向我国境内推进了20公里。清政府一直未予承认,由此形成了40平方公里的争议地区。为了解决这一争议,促进双边贸易的和谐发展,1994年中哈两国总理在阿拉木图签订了“中哈边界协定”,对遗留的40平方公里重新划定,在划分给我方的27.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有4块沙俄所立的石碑,其中18号碑原立于伊犁河南岸察布查尔县内一座名为特奇勒干的小山上。2002年由惠远将军移到霍尔果斯口岸。

应该说清代18号碑记录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段耻辱的历程,翻开那段血与火的历史,映入脑海的是在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下,留给神州大地上的累累创伤,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不想对那段历史作什么评论,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可能现在的三岁小孩都懂。岁月荏苒,当我们今天站在这曾经饱受蹂躏的土地上,面对这块冰冷的石碑,我们应该学会思考。

出霍尔果斯口岸奔昭苏,路上翻越一座记不清名字的山,非常美。中午到昭苏县城,在路边找了小店,第一次四个人自由选饭,水饺,馄饨,手抓饭。这的手抓饭很地道,吃饭间从老板了解到昭苏有个格登碑,很有名气。为了看格登碑让我们负出了很大的代价,走的都是格格登登的路,走进了76团1连,广阔的莜麦地,大的无边无沿,一会儿下雨,一会儿没路的,凭方向直觉应该没错,雨越下越大,清刷了车身厚厚的泥土。在新疆能有这么大的雨是我没有想到的,怪不得这里的莜麦长得这么一望无际呢,真是天下粮仓啊。导航没信号,路绕来绕去,没了路,想问问路连个人都找不着,等了半天,看到迎面来了辆大车,摇下玻璃摆摆手,司机无视的走了。大众新A84946在泥拧的黑渣子路上缓慢的走着。又来一辆车,这个司机很友好,指着让我们原路返回,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两个把门人要门票30元一位,给了50元没要票就进去了,来到了新疆最北端的格登碑,是乾隆20年平定准葛尔勒铭格登山之碑。晚9点返回昭苏县,当晚入住最豪华标准间。

 

 

 

 

号称西部第一哨的格登山哨所

28日早,导航去了草原石人。昭苏草原石人就是萨满教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不仅是对英雄的崇拜,也是对祖先的崇拜。也就是几个陪葬用的石人而已。

 

 

【那拉提草原】下午5点到了那拉提草原,800的自驾门票,600的住宿加早晚餐。那拉提的确好美,但那天由于雾比较大没有完全领略了这个空中草原的魅力。晚上睡山上蒙古包,空气格外清新,只是温度很低,铺两条盖两条被子还是很冷。第二天早9点,下着雨转了转景区,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下午3点遗憾的从东门离去。

 

 

 

 

 我们住9号蒙古包

出了景区上G217直奔巴音布鲁克,因为找加油站,来来回回跑了半天,曹哥红着脸坚决要原路返回加油,根据一共80多公里路程我判断到巴音布鲁克是没什么问题的。中午时分达到目的地,看到漫山遍野都是焦黄的颜色,觉得进景区也没什么意思,加油后在路边店每人吃了串红柳烤羊肉和一碗拌面原路返回。

【翻越天山】我们要翻天山并在天黑前回到乌鲁木齐。来时我一朋友告诉我一定要走一走天山,太美了。天山是中亚东部地区的一条大山脉,在海拔3281米的山峰上,近距离看到美丽的雪山,真的可以和阿尔卑斯山媲美。美啊!惊险刺激的盘山道,天蓝日丽映雪峰,雪山多娇,河山壮美,不由我心潮激荡,我陶醉了。在天山公路上,有骑自行车的驴友,有带着帐篷奔驰的越野车,还有比赛单车的户外运动者,在雪山上我们都停下脚步,饱览“苍茫云海间”的雪山仙境,我脱去上衣,光着膀子亲吻雪山的气息。天山路上留下我们的足迹,欢笑、、、、、,向你致敬,天山修路人。

 

 


 

 

 

【昌吉-乌鲁木齐-库尔勒-轮台】29日晚住乌鲁木齐昌吉区,吃戈壁烤肉,汤饭。30日地窝堡机场换桑塔纳2000新A7863,每日324元的租车费,加上国庆的免高速费,省了一大笔,管帐的老刘咧着嘴乐滋滋的。离开乌鲁木齐机场,早10点在路边吃了梦寐以求正宗烤包子,补了一路苦苦寻找遗憾。下午4点多驶入库尔勒,在市区转了一圈直奔轮台。30日晚住轮台县城,150元的住宿费和昭苏的豪华标准间很相似,晚餐同样离不开羊肉加白酒,馕坑烤肉,芝麻的香,鲜肉的嫩,麻糖的酥,美呀!

【塔里木沙漠公路】在塔里木沙漠石油公路0公里的石碑下留念,经过汹涌的塔里木河,5年前的同一个季节同一个地点,河岸两边的胡杨林同样灰蒙蒙的,没有色泽,去年的这个时间也是我们一行亲眼目睹额济纳的胡杨,所以看到现在胡杨林没有任何感觉,相约以后再选11月份专程来看塔里木胡杨。越走越和北疆的风光相差径廷,满山遍野的羊群,牛群,马群,变成了沙坑,沙丘,风沙。如果不在公路旁滴灌养草,不用铁沙网拉防沙墙,不用草垛子在离路5米的沙漠坡路上驻方格草茬方阵,这条路恐怕前面修着后面就会被沙漠吞噬了。塔里木沙漠公路是目前世界上在流动沙漠中修建的最长的公路,南北贯穿塔里木盆地,是塔克拉玛干沙漠上的第一条公路,全长522公里,公路于1993年3月动工,1995年9月竣工。越走越深地驶入塔里木沙漠公路,路边的植被渐渐地变化着,胡杨慢慢换成了低矮的沙柳,戈壁也换成了沙漠,偶尔还会邂逅小型的龙卷风。如果从制高点放眼望去,连绵的沙丘如同海浪一般起伏,瞬间感觉自己的渺小,这条沙漠公路纵然不算人类的奇迹,但至少在全世界也算是少见的景致,波澜壮阔,美不胜收!在塔里木沙漠公路上,除了沙漠还是沙漠,途中有一幅很大标语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是啊,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即便你身处荒无人烟的广阔沙漠,你的心里也应该长满一片茂密的森林。享受着震耳欲聋劲爆歌曲,中午达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点——塔中,每人吃了碗拌面继续前行,一直到且末算是走出了沙漠,转315国道奔若羌。

 

 

 

 

因天色已晚曹哥车速飞快,为了躲避区间测速车绕进了沙坑。全车人下来推车,车轮哧哧的打滑,沙土打着旋往后飞,垫木棍,垫石板,垫什么都没用,正在犯愁突然看见一个从娘胎里带着半边黑脸的戴帽老头,开着一台光屁股拖拉机头,拖拉机后面盘着带着钩子的钢丝绳,我顿时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拖车最理想的设备吗,我赶紧迎上去招呼求救,我像见到了救星拦住了老头,我在心里想,事完怎么着也得给他张毛爷爷,谁知道他确直截了当说拖车至少300元,看看天色已晚只能咬着牙还得满脸笑容的答应,这老小子很有经验,很肯定告诉我钩子挂在什么什么地方,然后轻而易举把车从沙坑里拖了出来,老头拿了300元一溜烟原路返回不见了。我抬起头瞧瞧摄像头,再看看旁边有车轮印的沙坑路,再想想掉头回去的娘胎带的黑脸老头,顿时醒悟了,这他妈是设计好的守株待兔的套啊。一向心疼钱的老刘一连骂了一路。

 

 

晚上入住若羌,小沙办好入住后把房卡分给大家,老刘转脸就找不到房卡了。唉,老刘明显老了,下车丢相机盖,上车踩坏墨镜,拉车门碰自己的脑门,关车门夹坏自己的米3手机,这个国庆真是献大礼了。

【难忘的若羌】10月2号,3号,地韵味十足的若羌,留我们放松了两天。

若羌县地处塔里木盆地东部,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素有“华夏第一县”的美誉,也是我国著名的红枣之乡,闻名世界的古楼兰、海头、米兰王国遗址所在地。1号晚9点多,抵达若羌县城,小小的县城不大却给人眼前一亮的新鲜感,连垃圾房都那么洋气。窗外的小城灯光璀璨,夜色迷人,晚餐的烤肉不怎么好吃,但烤腰子还行,餐后入住楼兰博物馆对面的花儿宾馆,100一间。

2号早在宾馆旁边吃早餐,早上的小城,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浓浓的西域烤肉香味。楼兰古城神秘是我梦寐的地方,一踏入南疆就跟新疆朋友咨询去楼兰的办法,他一个经常跑南疆的朋友电话告诉我,现在整个去楼兰的路全部是部队把守着,想进去几乎不可能,即便是有关系也得有专业向导和最专业的越野车,一个人的费用也得大几千块,这番话彻底打消了我的念头,嗨,死了这条心吧。又问了问米兰古城怎样,他说很小没什么看的,看了也会后悔的、、、、、、。早餐后奔库尔勒方向,出县城加了油,心理还不是个滋味,来到若羌什么都没看就这么着走了,这一走恐怕没有再来的机会了,实在不死心啊,米兰古城距县城只有一百多公里,还是去下米兰吧,也没算白来一趟,在我的劝说下大家同意了,调头,去米兰古城。G315道正在加宽,凡遇桥梁处都要下道绕行,下道的路坑坑洼洼,车多且车速慢的像爬行的娲牛,我这人性子急,从一辆大拖挂右边超了过去,刚到拖挂车中部,大车突然右转湾,蹭着我车的左侧面咔嚓咔嚓地滑了过去,大车丝毫没感觉继续往前走着,我又害怕又着急猛踩油门冲上去横在了大货车前面,下车一看,左耳朵掉了,前车门和立柱蹭了很深的坑。

 

 

一身油乎乎的大车司机差异的说“咦,咋咧?”,咦,河南人。瘦司机一看我们四个彪形大汉,吓傻了赶紧拨打了112,两个维族大盖帽问了问情况,瘦司机看我们没有讹诈他的意识,如果经过交警处理会耽误更长时间,同意私了,交警嘱咐在新疆千万不要打架,否则是出不了新疆的,这我相信,新疆关卡多的像抗战电影。右边超车咱不站理儿,最后协商给了800块,米兰也没去成返回了县城,找了个修车的,咦,真巧,又是河南人。说板金,烤柒,换配件,四轮定位,大概需要一整天。天不留地留,这是上天安排给我们个休整机会,要不是这事儿我们是不舍得浪费这一天的。

 

在修车这见到一个侠客行越野车队,与人聊天才知道这帮人太让我仰慕了,他们是全国各地的车友,一行八台车要东西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全程1000公里左右,车上吃车上住,而且大都是单人单车,如果顺利二十天左右,不顺利就得一个月。佩服,这才叫玩家。

 

第二天睡了个懒觉,然后参观了楼兰博物馆,下午1点多车修好了,花了1180,整装出发,沿218国道前行,若羌县到库尔勒沿途风光如此之美是我没有想到的,在如此干旱南疆沙漠边上居然有江南水乡的感觉,路两旁湿地和连绵不断胡杨以及幽扬的歌声伴随着我们,心情格外愉悦,下午7点在日落时分赶到了“罗布泊村寨”,门票50元,观光车车票10元。天虽然就要黑了但罗布泊村寨停车场仍然没有车位,听区间车师傅说,每天几万人的旅客,习惯了这几天南疆的地广人稀,突然间人山人海的好不习惯,加快脚步,要在8点赶上区间末班车出来,这个罗布泊村寨属人文景点,塔里木河流经景区,还算比较自然,正好赶上夕阳落山,拍了几张还算满意的片。在新疆罗布泊地区和塔里木河畔生活着一些罗布方言、主要以打鱼为生的“土著”居民,被称为“罗布人”,罗布人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

 

 

 

 

为了必免库尔勒国庆期间酒店人多价高,驾车穿过库尔勒下榻人口不到7万的和硕县县城。进县城天已经很晚了,大部分吃饭的地方已打烊,转了好久找到个烤肉店,维族老板见我们拿着白酒说什么也不让进,我说在门外吃也行,这大胡子老板头也不抬摆摆手。无奈只好到对面一个露天烧烤摊,烤肉的也是个维族人,一米五瘦小个子,脸确长得像施瓦辛格,他说用一次性纸杯可以喝酒,但只有烤肉,等着烤肉与施瓦辛格聊起天,他曾经在郑州打过工,14岁就结婚了,因为他不喜欢那个女人就离婚了,他说,他的父亲结了16次婚,生了他一个男儿,他和后老婆生了两个女娃,一个四岁一个七岁,两个女儿金发白肤像一对洋娃娃,酒足饭饱已过0点。

10月4日早9点吃了两个烤包子,上连霍高速拉车326公里驶入吐鲁番,不是葡萄季节就没进去,直奔坎尔井,因我已经来过两次这次就没下车,在新疆境内的坎儿井全长5400公里,是全世界最大的地下水利灌溉系统,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 路过火焰山在路边拍了几张照片直接回了乌鲁木齐,途中下道看了一眼著名的达坂城。

 

 

 

黄昏时分进入乌鲁木齐市,直接导航到大巴扎,好堵。特色的新疆美食烤全羊、烤肉、拌面、抓饭、那仁、烤包子、骨头汤等等应有尽有,让您饱尝西域美食。在一小吃店要了丸子汤,两个第一次见过的油塔子。

 

为了住宿便宜,晚入住昌吉家庭旅馆。第二天下着雨准时的到达机场,租车公司让把钥匙和车直接扔到机场停车场,看来这车太不值钱了,刚刚交完车汽车租赁公司就发来短信,10月1日在315国道超速50%以上,回邯郸后反复交涉,租车公司说要扣12分吊销驾驶证,处理完得8000元,押金6000元甭想了。两个半小时到了郑州,但是19:15的高铁没有赶上,换了6日的卧铺于凌晨两点到达别了18日的邯郸。

这次行程:行程8000公里,AA制每人8300元+6000元超速罚款每人9800元。

作者:装甲男儿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